八达国际官方网址-从第一个夏天到最后一个夏天……退役后的他们,未来依旧可期!

八达国际官方网址-从第一个夏天到最后一个夏天……退役后的他们,未来依旧可期!

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,晴时有风阴有时雨。昨日的申城艳阳高照,但一向热闹的崇明训练基地田径场,却有着一丝属于离别的淡淡忧伤。下午,108名沪上优秀运动员正式和赛场告别,踏上全新的人生旅程。

离别时,总会让人陷入一种矛盾的情感: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期许,几乎在同一时间涌上心头,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运动员,言语中也难免触及内心最柔软之处。临别之际,不妨来听他们回忆过往的峥嵘岁月,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。

图说:2020上海优秀运动员退役仪式现场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

始于夏天 终于夏天

黑白镜框的眼镜配上一身上红下白的运动服,再加上略带羞涩的笑容,施扬给人的第一感觉不像运动员,倒像是个科研人员。在这个初夏,曾经的泳坛大男孩选择脱下运动服,开始为申城游泳培养后备力量。看着坐在一旁观礼的现役游泳队员们,施扬不由地回想起18年前,那个同样被风吹过的初夏午后……

儿时的施扬因为身材修长,被启蒙教练选入杨浦区少体校练习游泳。在大多数人的传统印象里,体育生的文化课成绩总是不太理想,但施扬却是个例外,小学时,他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。到了2002年,此前一直“两头抓”的施扬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“当时挺纠结的,因为学习成绩不错,如果入选了(上海游泳队)可能要放弃一些学业,自己也考虑了很久。”这时,父母的一句“之前也练了这么久,就这样放弃可能更后悔”让施扬下了决心。在那个艳阳高照同时伴有微风的夏天,他战战兢兢地走进了东方绿舟训练基地。

图说:施扬选择脱下运动服,开始为申城游泳培养后备力量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

“试训的时候,我其实没什么想法,就照着平常训练的要求去完成每一次动作,没想到被教练相中了,一练就是18年。”说起自己的教练崔登荣,施扬的眼神里写满了感激,“教练真的帮了我很多,从第一个夏天开始,他就像我的家人一样,在训练和生活中帮助我,也陪我经历了一切高峰和低谷,真的非常辛苦。”正是在崔登荣的悉心指导下,施扬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夺下男子50米蝶泳金牌,来到职业生涯的顶峰。“师父正在准备东京奥运,我希望他在抓训练的同时,也要注意保重身体,毕竟那是革命的本钱。”如今,施扬的运动生涯从第一个夏天走到了最后一个夏天。谈及这些年的感受,他半开玩笑地说:“总体而言是圆满的,没什么遗憾,当然如果年轻的时候能再努力一点,(成绩)应该就会更好了,你说是吧?”

愿为队员 设计战袍

一年前的武术世锦赛上,从闵行区队进入上海武术院,随后再入选国家队的汤露,在自己的主场闵行体育馆拿下赛事首金,圆了世锦赛冠军梦。一年后,她决定暂时退隐“武林”。不过汤露并不会就此离开武术,她已经确定留在上海队担任教练。曾经记者们口中的“汤汤”,即将变身为“汤指导”。

图说:汤露即将变身为“汤指导”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

“其实从去年世锦赛后,我就开始为转型教练做准备,队里也很支持我。”汤露透露,之前在训练之余,她便会给队里的小队员做示范和指导,在比赛期间,教练也会有意识地让汤露承担助理的职责。“做教练和当队员不同,需要有更加全面的考虑,我现在的愿望,就是能让上海武术队的水平更上一层楼,同时做好传播者的角色,让国内外的更多朋友了解武术文化。”

去年世锦赛上,汤露穿着自己设计的战袍夺冠的画面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当了教练之后,汤指导是否会为队员们设计战袍?对于这个问题,赛场上霸气十足的汤露,难得害羞起来,“其实我的战袍大都按照自己的理念和想法去设计,我也不知道小队员们喜不喜欢这种风格?”不过她随即补充道:“如果她们有这个意愿,我当然是愿意的,不论是给建议还是直接设计都行。”或许在不久的将来,就会有中国选手穿着汤露设计的战袍,在世界赛场上一展身手了。

图说:汤露和其他运动员坐在一起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

适当怀柔 化解叛逆

与施扬和汤露不同,曾经的大运会射箭冠军刘招武,此次是作为往届退役运动员代表出席仪式的。白色衬衫搭配蓝色领带的装扮,表明了他如今的身份——青训射箭教练。说起转型后最大的感触,这位昔日的申城“神箭手”感叹:“当运动员时觉得做教练很简单,真正实践了才知道它的不易。”

刘招武印象最深的,就是“收服”队里处于叛逆期孩子的过程。“前段时间队里有个孩子,天赋还不错,就是体重超标,又死活不愿意执行减重计划,为这个事我们几个教练愁了好一阵子。”眼见来“硬”的不行,刘招武开始尝试逐步放低姿态,一方面,他改用劝导谈心的方式,让孩子意识到体重对运动员的重要性,从而达到控制饮食的目的;同时,他加强与队员家长的沟通,让全家一起参与运动减肥,减轻孩子的抵触情绪。

图说:作为往届退役运动员代表出席仪式的刘招武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

刘招武的苦心没有白费,经过几周的尝试,“小胖子”那曾经居高不下的体重,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,教练组趁热打铁,进一步为他调整饮食,增加运动时间并增加谈心频率,终于,孩子的体重在队内测试前达到了相应的目标。“不少运动员退役后的第一站都是青少年教练,这时候沟通和指导方法就会很重要,我希望他们一定要耐心,不要操之过急。”刘招武寄语后辈们:“(转型时)困难肯定会有,但也一定能克服,因为即便退役了,我们都还是上海的体育人,有着体育人不服输的精神和气质。”(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)

>>>相关阅读:祝福他们!108名沪上优秀运动员正式退役,踏上“人生新赛场”